您的位置:主页 > 产经要闻 > 《读卖新闻》:日本第一大报检讨战争责任

《读卖新闻》:日本第一大报检讨战争责任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21-02-23 03:07 浏览次数:

  在日本,《读卖新闻》长期被看做是持保守和立场的报业代表,在推动日本右倾化的许多事件上,《读卖》不止一次地充当“攻城拔寨”的排头兵角色:赞同参拜靖国神社,支持修改和平宪法。1994年,《读卖》率先发表私家版的《宪法修正草案》,鼓吹承认自卫队为符合宪法的军队。

  然而,从2005年6月开始,《读卖》却突然倒戈,6月4日发表长篇社论,反对首相参拜靖国神社。

  《读卖》的转向不仅在于如何看待靖国神社,更像是一个系统工程。这一工程的成果体现在一本名为《检证战争责任》(以下简称《检证》)》的书中,这本书最早于2006年7月由中央公论新社出版发行,对从1928年开始到1945年由日本引起的战争的原因、经过、结束以及责任进行了全面调查。

  《读卖》的转向与一个大人物息息相关。此人名渡边恒雄,今年已经81岁高龄,他于1985年任《读卖》主笔,1991年开始任报社总裁。渡边在政界、商界和媒介交游甚广,在日本拥有影响力。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后《读卖》右倾化的进程中,留有深刻的渡边印记。

  2005年6月后,渡边继续明确态度,多次表示“反对首相参拜靖国神社”。2006年初,渡边与二十多年来不仅在市场竞争方面而且在主张方面的“死对头”《朝日新闻》的社论主笔若宫启文坐到一起,两人达成共识认为,下任首相假如还是选择参拜靖国神社,日本的亚洲外交就会彻底失策。

  也是在这次对谈中,渡边提议,切断日本与邻国之间恶性循环的最好办法是,认真检讨历史罪行,努力让大多数日本国民认识到:“事实上,那就是侵略战争。”

  渡边将此动议付诸实践。在他的亲自主持下,《读卖》建立了由编辑、记者组成的“战争责任检证委员会”,决定就日本的战争责任进行调查和分析,将调查的结果形成报告,以连载的形式在报纸上陆续发表。渡边先生亲自提出了5个调查的主题,要求以年轻人为主的委员会成员到各地、各国进行调查研究。

  “战争责任检证委员会”的调查结果在《读卖》上连载一年之后,又经过进一步整合和修改,《检证》一书最终出炉。不久后,该书即出版了英文版。日本知识分子的苦心

  关于“九·一八事变”,书中说,关东军参谋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奉天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和参谋本部第二部班班长桥本欣五郎等人是发动“九·一八事变”的主谋,他们应对这一时期承担主要责任。

  《检证》对卢沟桥事变也有描述,书中指出,先后任首相的近卫文、广田弘毅,奉天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和陆相杉山元等应对这一时期承担主要责任,是他们让日本陷入了中日全面战争的泥潭。

  关于日德意三国同盟、日美开战、战争的继续、“玉碎”和“特攻”、本土决战、轰炸等,《检证》也同样问责到具体的个人。

  这正是《检证》一书的特点,一是将责任分解到个人,二是把一般的日本人当作受压制和受欺骗的被害者,站在这样的立场对战争责任进行追究。但问题是,单纯从日本人被“欺骗”的角度对战争责任进行检证是否全面与科学,是否能够将真正的战争犯罪责任进行彻底的追究。

  当然,该书也意识到日本国民确实应当从道义层面上对曾经全力支持战争的战争责任进行反思。渡边先生在该书的最后这样说:对于战争责任进行与道德性的判断是必要的,这样困难的课题必须要提出来。从中确实可以看出渡边先生为代表的一批日本知识分子的苦心。

  从中国读者的角度考察,《检证》一书也仍然有诸多遗憾以及与中方观点不尽相同之处。比如,关于的数字,《检证》如此表述:“有的说是20万以上,有的说是十数万,众说纷纭。历史学家秦郁彦经过实际考证,推测为4万左右。”而卢沟桥事变,《检证》认为是中方放第一枪。这几处史实,还有一些错误的观点,中文版都以“编者注”的形式做了集中的说明,提醒读者注意鉴别。

  渡边率领《读卖》所做的这次“华丽的转身”,曾被批评为“投机”甚至被认为是个“阴谋”,即在日本国际名声不是很好的情况下,为《读卖》自身赚取一些声望。但实事求是地说,在日本现有的条件下,这么做是需要勇气的。

  今年3月,在接受《岩松看日本》节目专访时,渡边透露了一个老者的心境:“今年我已经80岁,如果我们都去世的话,就没有人讲述以前的事情了。所以我想更加抓紧时间,来对人们教育当时的情况。”

  而在给即将由新华出版社出版的中文版序言中,渡边写道,之所以出版本书,动机无非是来自这样一种信念:我们对这场战争的非人道性以及其责任的所在必须研究明白,只有本着日本人民自身的良心,获得正确的历史认知以外,才有可能与受害国家进行直率友好的对话。

  虽然从内容上看,《检证》的内容也许并没有太多新鲜之处,“许多观点日本学者早已有人说过”,但如果和《读卖》以前相比,许多内容都是突破。在日本整体保守化的背景下,的反思比左派的反思有力得多,影响也更大。